伐蝉

狡兔十八坑,埋了就没了。

【恺楚】今日头条(六)

今日头条(一) (二) (三) (四) (五)

灵感来源:如果楚子航毕业后去了韩国分部的话……

总裁x鲜肉,原作背景下的非典型娱乐圈paro,和另外一篇论坛体没有联系。


<<<


沉默持续了不知道有多久。


楚子航下意识摸着自己的上唇。恺撒那一下咬得不重,比起侵犯更像是调情。这个意大利人的浪漫大约是刻在骨子里的,一边等候楚子航的回答,一边还有兴致拿柔软的指肚摩挲楚子航手腕上突出的骨节,完全是一副漫不经心的模样。


“……”


楚子航心想他能说什么呢。


他一贯不太分得清喜欢一个人是怎样的感觉,在二十多年的生命中也未有过任何浓墨重彩的情史。对比起来恺撒的感情阅历要比楚子航丰富许多。他有过两任女朋友,一个是高贵优雅的公主,另一个是古灵精怪的巫女,在学校时身边还有一群穿着白纱裙的蕾丝少女围着他转。如果他说喜欢楚子航那么楚子航是不会怀疑这种话的真实性的,他只是觉得……有些奇怪。


他并不觉得自己和恺撒喜欢过的那些女生有任何相似之处,在之前的相处中也没发现恺撒有任何喜欢自己的迹象……说是之前也要追溯回两年以前。这期间恺撒倒是会时不时发个短信过来问候一下什么的,两个人没打过电话没通过视频更没见过面,只是偶尔在安静下来的时候楚子航也会想起两个人在日本的时候。那阵子路明非经常脱队,于是偌大的豪华浴室里只剩下楚子航和恺撒两个人。恺撒泡在木桶里哼歌——那首歌楚子航至今都记得,好像是他跟哪位客人学的本土小调。在他哼歌的时候楚子航就抱着村雨躺在榻榻米上看着窗外。明明大雨滂沱仿佛无休无止,他却不觉得有多难过,反而有些安心。


仔细想想恺撒身上或许真的有一种很神奇的力量。他和楚子航很相似,但在某些地方上却又截然相反。楚子航是走过黑暗也见识过黑暗的人,恺撒却仿佛生来就带着取之不竭的热量和坚定不移的信念,像太阳——虽然这么说显得他有点傻,那些光线足以刺破一切的迷雾与黑暗,以至于很多次都让楚子航有些动容……但也仅限于这种淡淡的动容了。


“虽然不太想打扰你们,但是恐怕你们现在不得不下去一趟。”学院秘书诺玛的声音在这时候适时地穿插进来,“探测器捕捉到一些移动的人影,恐怕是有人闻风准备撤退。”


“把他们的定位发过来。”楚子航一瞬间站起来,皱起眉道,“为什么不早一步提醒我们?”


“事件还在可控范围以内。学院秘书尽量不干涉专员之间的正常感情交流。”诺玛的声音十分温和。


“……”


楚子航的耳根有点发烫。


这下恺撒攥不住楚子航的手腕了,叫他稍稍觉得有些遗憾。他只好跟着楚子航一起站起来,向那个看不见身影的学院女秘书投去幽幽一瞥:“你知道我有时候感觉你像什么吗?”


“像一个‘养尊处优的白种中年妇女’。”楚子航接过他的话。


“你怎么知道?”


恺撒一愣。


“我看了你在守夜人里面的发帖。”楚子航说,“你花了整整一千字去抨击……”


“好了,这件事我们知道就够了。”恺撒及时打断了他。他心道本尊还在场你就不能给留我点面子么?“我可没想到你平时居然那么闲。”


“我只是有刷守夜人讨论区的习惯。”楚子航一本正经地。


“定位我已经发到你们手机上了,他们现在在地下二层,七个人,正在搬运‘货物’。两条路线,预计一分钟后会沿着酒吧东侧的消防通道直接上到一层,或者直接从负一层的停车场开车逃走。”


“哦太好了,也就是说我们不用爬那个该死的下水管道了是么?”恺撒抓起床上的伯莱塔掖进自己的风衣里面,“老实说自从日本回来以后我对那种东西就有点心理阴影。”


“我希望他们从停车场走,一楼全都是人。”


楚子航和恺撒边说已经闪身出门。


恺撒拽了拽楚子航的衣袖:“哎,你还没回答我刚才那个问题。”


“让我想想。”楚子航把自己地衣袖扯出来,“他们手里是不是有药?”


“……啊。”恺撒发现自己好像忘了这茬。


二人对视一眼。


屋漏偏逢连夜雨。偏偏这时候恺撒的手机又亮了起来,打开屏幕居然是一条邮件:“老大祝你和楚师兄幸福啊!”


“谢谢。”恺撒回复,心道有些太早了,他和楚子航还没在一起呢……碍于时间紧迫他没功夫把这一句也加上。


“所以我能爆料不?”


发邮件的人又问。


恺撒看了楚子航一眼。对方穿着浅灰色的连帽运动衫,正把帽子揭起盖在头顶。从背影看起来似乎只有十八岁的样子,健步如飞。至于那顶黑色棒球帽则被他在出门前扔给恺撒,叫他稍微遮挡一下自己那头过分耀眼的金发。


“不能。”于是恺撒认认真真地回复了。


加图索少爷向来是一个自恃光明磊落有侠肝义胆的人,像这种类似用炒作给楚子航施压的手段显然不太光明,令人不齿,他不屑于用也没必要用。凭他和楚子航之间的情义修成正果是迟早的事。到那时候再向世界宣布这个消息接受大家的祝福也为时不晚。况且他实在想不到他和楚子航之间有什么事情好爆料的,自由一日上拿着沙漠之鹰和乌兹对轰吗?虽然听起来是挺有男人之间的浪漫情调的但万一不小心把龙族的秘密给兜出去可怎么办。


他们重新回到一楼的舞厅,贴着墙壁,尽量不引人注目地向东边移动。



@有事找八戒:#楚子航夜店密会GMA高层# 

[图片]


20xx-09-18 18:29(10分钟前)

转发1024        评论988        赞6455


评论:


路人一号:卧槽……

路人二号:这这这这这……锤实了?????

黑子:妈|的这张图也太大尺度了……[呕吐][呕吐][呕吐]

粉转黑一号:生理性不适,再见。[微笑][手再]

路人三号:这都以这个姿势抱到一起了……楚粉应该没法再洗了吧?

粉丝:冷静问一句,po主图源哪里来的?

卡塞尔学院校友A:嗯?怎么居然没脱衣服?

粉丝:!!!楼上说出你的故事

卡塞尔学院校友B:哇靠,不是,看了一圈,为什么你们都觉得是恺撒潜规则楚子航啊???

路人四号:???不是恺撒潜了楚子航难道还能是楚子航潜了恺撒[震惊.jpg]

黑子:优秀[鼓掌]没想到这么快就有水军出来洗地[抠鼻]

卡塞尔学院校友B:水你麻痹的军,睁大眼睛看清楚老子的id。恺撒和楚子航是我校友,大学同学,ok?就他俩在大学的关系自由恋爱了也不奇怪,ok?

粉丝:……我觉得不ok。

Lancelot:自由恋爱还成,潜规则……百度了一下,不可能的。

路人五号:我的天呐怎么感觉校友们都很懂的样子?????

黑子:突然就冒出来一堆校友[微笑]这波操作真是可以[微笑]

粉丝:我真心实意求楼上楼下的黑子滚蛋吧,大水永远灌不满你们的脑子。

卡塞尔学院校友B:唉,老大不让说……

粉丝:老大是谁?

Lancelot:恺撒·加图索

  • 粉丝:想问一下@Lancelot 同学为什么说不可能是潜规则?感觉这位是个会讲道理的。

  • 粉丝:排。

  • Lancelot:这让我怎么说……不可能就是不可能啊。我中文不好。

  • Lancelot:一定要说的话,恺撒不敢吧。他们属于势均力敌的那种……对手?话是这么说的不?

  • 粉丝:?????没懂。

  • Lancelot:这个很难解释……

  • 路人六号:什么情况?恺撒“不敢”是什么意思?[狂汗.jpg]

  • 卡塞尔学院校友B:我们老大怎么就不敢了?

  • Lancelot:他敢么

  • 卡塞尔学院校友B:不敢么

  • Lancelot:敢么

  • 卡塞尔学院校友B:绝对敢

  • Lancelot:不可能

  • 粉丝:哎二位怎么掐起来啦……(掐归掐话先说明白啊!

  • 路人七号:……这是什么小学生级别的掐架。

  • 狙击手:好啦好啦,别吵了。其实恺撒人蛮好,对着干归对着干但其实一直都很尊重我们会长。所以潜规则什么是绝对没可能的,大家也不要乱猜啦,哈哈。

  • 路人六号:这么暧昧不清的反而更撩了啊啊啊啊啊(疯了



<<<


酒吧的地下一层占地很大,西边和商贸大厦的地下停车场连通。校工部的人在楚子航和恺撒下楼之前就已经在停车场的各个方位部署完毕,并且成功抓获了两个人,赶在他们使用进化药之前强行拍晕了扔到加固过的货车后厢里。


“Nice。”恺撒毫不吝啬地赞扬道。


他们之间直接通过诺玛提供的专线联系。


“也就是说你们已经有药品样本了是么?”楚子航不多说废话,“询问一下装备部是否需要血液样本,这牵扯到我们是否需要留活口。”


“一二三四……果然还少一个人。”恺撒正在清点地面上的“尸体”个数,“负一层和负二层都听不到他的脚步声,难道是已经上去了么?”


“装备部说不需要。”校工部的回复也在这时适时地响起。


“很好。”恺撒抄紧了风衣里的那柄伯莱塔。


这四个绣花枕头甚至用不着他和楚子航动用武器,仅仅用拳头打和用脚踹就让那些堪称弱不禁风的研究人员无还手之力了。唯一比较棘手的正是那条漏网之鱼,但也称不上非常棘手。他的言灵是“炽日”,29号,足以让领域内的所有人短暂失明,但是在恺撒的镰鼬面前注定还是漏洞百出。


“叫酒吧老板把迪厅的音乐关掉。”恺撒指挥在地下入口处负责封锁现场的壮汉们,“太吵了,我什么都听不到。”


在他说话的同时,楚子航不是很舒服地揉了揉眼睛。



威尔逊弓着腰躲藏在人群中移动。


真是流年不利。他想。他本来不算是那个研究所的正式成员,奔着暴利刚加入不到一个月老巢就被人连锅端了。端了就端了吧,前段时间他本来已经联系好了从南欧驶向东南亚的一艘货船可以帮自己偷渡出去,明天就到附近的港口,然而把他们老巢连锅端掉的那群人偏偏在这个节骨眼上找上门来。


门口有人,窗口也有人 ,狙击枪的红点混在霓虹光点里在舞池中周游。威尔逊提心吊胆,大脑由于供血过足产生剧烈的胀痛感,像是绷了一圈橡皮筋那样,让他的视线有些昏花。


他记得那两个人……一个金发的,一个黑发的,追杀了他们一路。他知道自己不是那两个人的对手,于是早在同伴还在收拾东西的时候就偷溜出来,阴差阳错,刚好看着他们进了地下室。


那一瞬间他松了一口气。


然而这口气并没能松多久,因为随后很快他就发现即便那两个人不在他也很难有机会逃出去。卡塞尔学院布下了天罗地网,即便没有A级专员在场,其他人想对付他这个没经过特殊训练的小小研究人员也绰绰有余了。他这种小虫子根本飞不出去。


“哈哈……哈哈哈……”


这个小个头的男人吃吃地笑了起来。


他改变了路线,摇摇晃晃地走向驻唱乐队所在的那个舞台。狂暴的电子音乐不知道什么时候停下来了,周围人看着他的样子——这个小个头中年男性的眼中正散发着淡淡的金光,头颅青筋暴起,皮肤血红,眼白上布满血丝,不禁退避三舍。


威尔逊扒着高台翻上去。鼓手以为是有人喝醉了酒来砸场子的,上前想要将他推搡下去,结果反而被突然爆发的威尔逊一个过肩摔摔在地上。


这声巨响使得所有人的视线都集中到那边。


男人一把抢过主场的话筒,摇头晃脑道:“大家好啊。”


经扩音器扩散出去的声音十分响亮。


“他服用了进化药?”恺撒在台下挑眉,冷冷地,几乎是用唇语对楚子航说,“他想干什么?”


“……”楚子航没动声色。


他的美瞳滑片了,此刻正在努力看清楚前方的光景,听到那条漏网之鱼在对他们打招呼,说“大家好”。


恺撒心道“好”你个头啊,楚子航也是这么认为的。他们都隐约意识到这个小个子的男人想干什么,恺撒直接把伯莱塔握在手里,楚子航的一只手也伸进了背后的网球包里。


“大家可能不认识我是谁。”那个男人继续说了,“没关系,我到这里来也不是给大家唱歌的……”他的脸上突然浮现出一丝诡异的笑容,“是有一个秘密想要告诉大家……”


“醉鬼滚下来!”有校工部的人装作围观群众的样子,掐着嗓子吼了一声。


舞厅里的群众恍然若大梦初醒:


“对!滚下来!”


“不唱歌占什么台子!”


“F*ck your……”


“他服用了进化药。”楚子航揉了揉眼睛说。


“看也知道。”恺撒拉动枪栓,“显然已经精神失常了。”


“……我不是醉鬼,也不是来砸场子的。”威尔逊说,“事实上我只是想告诉大家我是个什么东西……”他不理会台下诸人的咒骂,仍旧笑着缓缓拉开自己的袖子, 那上面有一层薄薄的接近透明的鳞片正犹如呼吸般上下起伏着,“如大家所见,我……”


他的声音和动作突然戛然而止。


原因没有其他,只是因为楚子航摘下了美瞳,此刻那双纯正的金色双瞳其实是完全凝视着他的。那是一种来自上位者的威压,仿佛有千金秤砣压在他头顶上。那个黑头发的亚裔青年明明站得比他还要低,却让他觉得是一名年轻的君王,身处高位,正全然没有感情地俯视着自己!


耀眼的白光骤然爆发。


言灵29号,炽日。


这应该是一种下意识的应激反应,然而却恰合恺撒和楚子航的心意。一瞬间恺撒听到舞台上传来鞋底摩擦的声音。他第一时间举枪盲射——火药在皮肉里炸开的响声在他听来十分清晰。他毫不犹豫地抓起楚子航的胳膊向周围闪去。


白光大约持续了三秒左右的时间。


像是整个世界都被按下了暂停键,更久以后舞厅里的人才捂着眼睛渐渐恢复视力。他们看见仰面朝天躺在舞台上的那个小个子男人——他的头颅中央居然凭空炸开一朵血花,眼睛大大地睁着,头顶青筋磐虬。


……尖叫声淹没了酒吧。


这个时候楚子航和恺撒已经钻进了停在酒吧后门口的那辆看起来很朴素的深黑色的劳斯莱斯里。恺撒很庆幸自己今天开了一辆不引人瞩目的小车过来,他关上车门启动引擎:“回别墅?”


“嗯。”楚子航坐在副驾驶上,看着手机,随口应了一声。


未接来电那一栏里显示经纪人总共打了48个电话给他,楚子航刚才是觉得有点浪费时间,于是就没有回给她,此刻对于自己造成的麻烦稍稍感到了愧疚。


“你好?不好意思……”


黑发青年一手环胸,一手支在窗棱上,将手机放到耳边,很有礼貌地开口了。


TBC


写的时候内心饱受煎熬,恍惚中居然不知道在写什么玩意儿……

想了想大家说的有道理,绯闻不能断……平行世界让他们好好谈个恋爱吧,反正这篇里面楚子航没有去挪威分部!所以龙四龙五的一切都不!存!在!(醒醒

评论(43)
热度(811)

© 伐蝉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