伐蝉

复习,收心,淡圈。
小号看文,大号躺尸,偶尔发文。文章目录以及个人属性请见置顶哟啵啵。

00:00

给0026来个对称篇吧。接龙五连载。在小仙女放刀之前自我治愈一下。

瞎编的,不是生贺,生贺还没写完……


<<<


恺撒·加图索和阿卜杜拉·阿巴斯一起,走在通往安珀管地下车库的通路上。


通路修建得很宽阔,两侧人行道中间的大路约可容纳两架超级跑车并行通过,只可惜此刻寂寂无人,墙壁两侧的贴片灯管散发出的光芒也十分昏暗。


“我没想到你会说出那样的话。”恺撒说。


“你以为我是站在元老院那一边的么?”阿巴斯没有回头,“没想到我会说出那样的的话……是指‘保障路明非的安全’,还是之前夸赞芬格尔‘是连神都可以出卖的人’?”


“前一句。”


“虽然不太熟,但我其实一直都挺欣赏他的。”阿巴斯点点头。


他们一起走过一个拐角。


“一会儿要出去喝一杯吗?”阿巴斯问。


“听起来不错。”恺撒道,“然而我和你也不太熟。”


“真是冷漠的拒绝啊……”阿巴斯摸了摸下巴上的胡茬,苦笑着答。


“话说我去看了那本《东瀛斩龙传》。”


阿巴斯心里动了一动:“哦,怎样?”


“不怎么样,说实话写得有点烂。”


“我听说你以前也是写过小说的人,所以你这话是从一个作家的角度讲的吗?”他试着打趣。


“不,是从读者的角度。”


“比如说?”


恺撒沉默了几秒:


“……你确定要听?”


“交流一下而已,正好我也看过那本——”阿巴斯来不及回头了。


因为就在他说到第二句话的时候,冰冷的枪口已经紧紧抵在他后脑下方脑干的位置上。他和恺撒刚才一起走过一个拐角,此刻的这个位置刚好在监控的死角以内,他被恺撒——这个在英灵殿内还称自己是他的“战友”的同志拿枪对准了躯干的致命点之一。


“你说得对,把背部暴露给一个‘连神都能背叛的人’,的确不是一个安全的行为。”恺撒说,“正因如此我不会和‘炎之龙斩者’背对背迎敌,也有理由怀疑你现在背对着我其实是早有预谋。”


他的声音彻底冷凝下去,冷而低沉,仿佛真空中悬浮的冰晶,冰晶又结合成冰锥,狠狠地戳进下方坚硬的土壤里——就连这个土壤也是由冻土层联结而成,在冰锥刺进去的一瞬间向着四面八方 生硬地皲裂开来。


这次换阿巴斯没有出声。


他们保持这个姿势几秒钟,几秒种后那个叫阿卜杜拉·阿巴斯的中东人居然笑了笑:“我真不明白你在说什么,前学生会主席。”


“不要小看我开枪的速度,‘前狮心会会长 ’。”恺撒同样不想搭理他这些无用的说辞,“到了这个地步不如打开天窗说亮话——记得中国人经常这么说。你是谁?”


“确认无疑,我是阿卜杜拉·阿巴斯,是你在学校里面的战友——你自己也说过。听着,这个关头我们不应该因为一些莫须有的事情产生内讧……”


“你放屁。”然而恺撒依旧面无表情地打断了他,一字一顿,字正腔圆,“再问一遍,你是谁?”


往常这个来自意大利的贵族少爷即便是在骂人,发音和吐字的姿态依然是那么的高贵优雅。然而今时不同往日——尽管看不到恺撒的正脸,尽管恺撒的语速很慢,但阿巴斯还是觉得这位前学生会主席周围的气场发生了一丝改变。以往他都将自己隐藏得太好,今天这幅精英的相貌下突然多出了几分地痞流氓一般的气质,声线听起来很不耐烦的样子。


“阿卜杜拉·阿巴斯……”


恺撒预备扣下扳机。


END


ps.恺撒再不想起来同人也救不了了!!!

以及我是真滴希望阿卜杜拉阿巴斯早日狗带,我是个恶毒的坏女人没错()

评论(35)
热度(309)

© 伐蝉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