伐蝉

狡兔十八坑,埋了就没了。

【恺楚】皮格马利翁(三)

原著向,龙三背景,尽可能写成纯情油腻恋爱喜剧风(不是。之前关于性转的脑洞见→

前文→(一) (二)

warning:楚子航单性转,后期夹带路绘……所以千万注意避雷!谢谢大家啦!


<<<


苏恩曦和酒德麻衣坐在高天原的秘密工作室里,隔着一道透明的鱼缸墙和路明非四目相对。


当然,路明非没有在看她们,而是在看恺撒。这道透明的鱼缸墙其实是一面单向玻璃,整个密室则相当于一个巨大的监控器。一墙之隔的隔间外坐着三个男人,其中背对她们的是座头鲸,直面座头鲸的是Basara King,小樱花缩在座头鲸后面看着他,面色惊疑不定。


优雅的银龙鱼缓缓游过,金发男人穿着同色的透肉衬衫,神色散漫又无比自信。他刚刚回答完座头鲸的面试问题,自我感觉十分良好,坐在沙发上翘起二郎腿的样子和在家或者学校的时候没有任何区别。路明非忍不住在他身后掩了掩面。


然而还没等他把手放下自己就被叫到前面去了。初来乍到就要接受面试这件事情显然给他带来了不小的心理压力,为了帮助他克服这种心理压力恺撒全程坐在旁边又掐又打堪称绞尽脑汁,好歹没让他飚出太多烂话来。


最终座头鲸鼓掌,宣布他们二人都通过了面试。作为庆贺有使者推着香槟车鱼贯而入,牛郎们纷纷靠近和恺撒还有路明非握手拥抱。距离打烊还有一段时间,接下来的一段时间内整个高天原都会陷入狂欢,以庆贺又有两位极具潜力的新伙伴加入他们这个团结友爱帅气的大家庭中。


苏恩曦的面前还摆放着一个十四寸的超薄笔记本电脑,正通过无线监控这座牛郎店的每一个角落。占据最大空间的屏幕中央,一个“少年”正跪坐在茶几面前握着铅笔和尺子比比划划。“他”穿着白色的男士浴衣,衣摆绣着几朵豪放的银色菊花,长发一丝不苟地在头顶挽了一个髻,眉眼凌厉,一丝不苟。


他手下另一个“高天原”的缩略图正在缓缓成型。苏恩曦盯着少年的脸看了几秒,随后转向恺撒,再向路明非,紧接着又回到少年身上……长此以往循环往复,酒德麻衣终于忍不住问:“你在看什么?”


“我在想这头鲸是怎么信了他们是三兄弟的这种鬼话。”她说,“楚子航和路明非虽然都是中国人但是长得一点都不像,更别提还有一个发色瞳色都不太对的意大利人,更干脆,直接变了种族。”


酒德麻衣坐在沙发上纹丝不动。她在练瑜伽,尽可能舒展自己暴血以后有些僵硬的身体,一边懒懒地答:


“老板的命令,我们相信就好,他就算怀疑也不会问出来的。”


“所以你相信么?”


“我可以装作相信路明非和楚子航是兄弟,楚子航和恺撒是夫妻,这样算起来他们的确是一家人。”酒德麻衣淡定道。


苏恩曦对她竖起了大拇指。


“说到楚子航。”她想了想,“昨天座头鲸还来问我,真的不要考虑让Basara King和小樱花的弟弟也出道一下吗。”


“你怎么回答的?”


“我说不行,我们是一家合法的商铺。Basara King的弟弟看起来还未成年,雇佣童工是违法的。”


苏恩曦撕开一包薯片,义正言辞道。


“……噗!”


酒德麻衣险些喷笑出来。



恺撒顶着一身的香水味和各种色号的口红印子回到他们暂居的地下浴室里。


难得路明非会被客人看上,某位大龄女律师在喝多了酒以后似乎是将路明非当成了自己因病早逝的儿子,声泪俱下地抱着他诉说自己的思念之情。恺撒体谅一位母亲的哀戚,因此将路明非留下来为客人送行,自己则挥别了其他Basara King的狂热粉丝悄悄溜回住宿的地方。


自从迫不得已成为高天原的当红牛郎以后他每天都活得日夜颠倒,连带着楚子航的作息也跟着一起颠倒。通常在恺撒忙着招呼客人的时候也能看到她的身影,穿梭往来于人群之中,端茶送水或者在吧台调酒。不仅如此,她还身兼高天原打手以及保镖的职务,据说第一次亮出村雨揍人的时候把客人吓了个半死,从此再也没敢来过高天原一次。


当然她表面上的身份仍旧是男性。就在他们带着路明非来到高天原的第一个早晨座头鲸甚至动了想让楚子航也跟着出道的歪心思,结果不消说,自然是被恺撒一脸正义地拒绝了:


“店长你看他长得,瘦得跟麻杆一样,身上总共没几两肉,要身高没身高要身材没身材,相信我世界上没有哪个女人会喜欢这种身材的异性的。”


楚子航在旁边听着,怎么想怎么觉得这话哪里不对。她刚开始还配合恺撒点头,等恺撒说到那句“要身高没身高要身材没身材”的时候才回过神来。这个意大利男人的表情堪称真情流露,楚子航不得不踢了他脚后跟一脚以示警告。


座头鲸摆摆手,一副浑不在意的模样:“那是Basara King你不知道,现在很多女生都钟爱那种精致の日系美少年,弱柳扶风身上没几两肉的,小奶狗或者小奶猫式的弟系男生,越可爱越能激起她们的保护欲,打个比方就是小樱花或者右京这样的人物。虽说小樱花看起来是挺柔弱的但总觉得哪里不够精致,相较之下右京虽然内向了些但着实是一个不可多得的美人胚子,眼神淡雅如菊又坚贞不屈,好好栽培的话日一定能够和你一样成为这家夜总会顶梁柱一般的人物!”这个光头店长说起话来仿佛胸怀满腔豪情万丈。


恺撒心道你就扯淡吧,什么小奶猫,金钱豹还差不多。况且她这是戴着美瞳,你让她摘下美瞳和你还有客人对视一下试试?虽然这么想但他并不能表现出来,毕竟此刻他们寄人篱下,因此恺撒只好微笑着搬出杀手锏来:“可是舍弟尚未成年。”


这次楚子航不踹他了,改成踩脚背。虽然平底鞋不如高跟鞋厉害,但是踩上去还是有些痛的,恺撒一边微笑一边在桌子底下拿左腿别住楚子航的右脚,接下来的几秒中内两条腿简单地交锋过几轮。


“这样啊……”座头鲸的样子看起来失落极了。


楚子航终于找到机会抢在恺撒前面开口:“虽然不能帮到店长很大的忙,但是我会尽己所能。”她的表情看起来真挚极了,简直庄严肃穆到马上就要拿着刀切腹好践行武士道精神的地步。恺撒不禁在心底为座头鲸抹了一把冷汗。


……


视线回到现在。


恺撒推门而入的当口,楚子航正坐在屏风后面换衣服。虽说这身绣着白色矢车菊的的浴衣只是高天原最普通的穿着,但仅看布料和针脚也是现在的他们所赔付不起的,自然不能拿来睡觉时穿。她察觉到有人推门进来——凭脚步声可以确定是恺撒,于是敲了敲屏风问:“可以借我一件你的睡衣吗?”


“可以。不过怎么了?”


恺撒的回答很快响起。


楚子航不知道该怎么回答他这个问题,提起来有点窘迫。高天原的服务人员每天都会把牛郎们脏掉的衣服拿去洗完再送回来,包括工作服和睡衣,一般来说款式都不会变。然而今天的情况不太一般,楚子航发现他们送回来的浴袍有些短,看起来像是给未成年人用的,连膝盖都包不住,肩膀也勒得很紧。


如果只有她一个人的话倒无所谓,但考虑到现在隔间外还有其他两个成年男性——虽说这两个成年男性肯定不会也没胆子对自己起什么歹念,楚子航还是有些不大自在。


“给你。”


恺撒很快递进来一件白色的浴袍。


楚子航迅速接过,低声道了句谢,并且回答他刚才的问题:“睡袍稍微有些短。”


此刻她几乎是什么也没穿的,除了内裤和胸罩,当恺撒靠近以后她很容易就能闻到对方身上那种混合着香精和汗水的气息,这样的一幅场景让楚子航稍微有些感到紧张。


……虽然实际上她也不知道自己究竟有什么好紧张的。无论是当初执行任务时同住一个套房还是后来他们一起在迪里雅斯特号上,几乎都已经接近赤身裸体地面面相觑过了,那些时候她也没觉得怎样,顶多是有些尴尬。


恺撒委实因为这句“睡袍有些短”而浮想联翩了一阵。


半分钟后,楚子航穿着那件对她而言过于宽松的白色浴袍走出屏风。原本在恺撒身上刚好到小腿中部的浴袍硬是被她穿成了古罗马的拖地长衣。她真的是把布料裹在自己身上,为了不让领口散开甚至挤出了层层叠叠歪七扭八的衣褶,长发披散落在胸前,走起路来衣摆下几乎看不到脚。


她这个样子太像一只白色的企鹅,圆滚滚的,走起路来的样子既缓慢又笨拙。在她走出屏风到到达恺撒身边的这一小段时间里,恺撒着实愣住了,有那么几秒他甚至在怀疑自己是不是进错了房间……天呐他居然会觉得楚子航可爱——虽然他经常觉得楚子航很可爱——他的意思是虽然他经常觉得楚子航可爱但那些可爱通常也都是带着凌厉果决和不解风情的,像现在这样看上去比较蠢萌……说得好听一点是纯良的画风,他还是第一次见。


恺撒很努力才没让自己笑出声来。


“我觉得……有些大。”楚子航没意识到对面这个男人内心里的那些小九九。她抓着腰带来回走了几步,“还是换一件路明非的。”她斟酌道,“你是XXXL的号吗?”


“为什么要换他的?”


恺撒的表情一秒钟冷了下来。


“因为他的衣服可能比较小。”楚子航诚实回答,“会更合适一点。”


她不太懂恺撒怎么突然就表现出一副好像有点生气的样子。


“你知道托加吗?”恺撒问,“古罗马时期一种最普遍的服饰。”他一边说一边伸手帮楚子航把冗余的布料拽直。


楚子航下意识抬起双臂:“我知道,以前在书上看过。”


在她松手以后,身上的布料瞬间如同流苏一般坠落到木板地面上,正前方隐约漏开一道缝隙……恺撒及时用手锁住楚子航的衣领,以防这道再扩大下去略显微妙的缝隙继续生长,同时若无其事地揶揄道:


“托加穿着的技巧是要善用折叠,并且必须格外注意折叠产生的褶皱的分布,像你这样的穿着,如果放在那个时代,肯定是要被判不合格的。”


楚子航还没反应过来,只是觉得耳根有些发热。


“……哦。”


她干巴巴地应了一声。


恺撒提了提楚子航身上的浴袍,刚好将它和楚子航的双肩对在一起,多余的部分则折起边角重新掖回衣物的褶皱里去……楚子航不知道恺撒是怎么做到的。恺撒在做这些的时候指尖经常会擦过她的皮肤,有时候是背上,有时候是肩膀,有时候是小臂,最后他让楚子航转过身去,半蹲下去帮她系好腰带……直到这个时候楚子航才后知后觉究竟是哪里不对。


他们右侧的墙壁上镶嵌着一架等身镜,恺撒却刚好伏在左侧。他的右手绕过楚子航的后背来到左前方,看起来像是一手搂着楚子航的腰,而楚子航的姿势也使得她仿佛将全身的重量都靠在恺撒的手臂上一样,一副安之若素听任处置的态度。


……这个姿势实在是太亲密了。楚子航猛然惊醒过来。


“腰带我自己来就好。”她匆忙转身和恺撒拉开距离,“谢谢……”


那个“你”字还没出口,她和恺撒就不约而同都看到了站在门口的路明非。路明非一手扶着门框一手提着袋子,袋子里装着和果子还有寿司,看样子正在缓缓石化。


“我……”察觉到恺撒和楚子航正目光灼灼地看向自己,路明非立刻抬手挡住眼睛,“我什么都没看到。”他小心翼翼地扶着大门转身往外走,“事实上是我走错房间了,两位大哥大姐不要见怪,你们继续你们的,小弟我……”


“……你给我回来!”


恺撒忍不住一把蓐起他的后领。


TBC

评论(30)
热度(285)

© 伐蝉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