伐蝉

复习,收心,淡圈。
小号看文,大号躺尸,偶尔发文。文章目录以及个人属性请见置顶哟啵啵。

昨天写了年下,今天写年上,总之是年龄操作,老师恺&学生楚注意。

原文在最后,向施耐德教授致以我真挚的歉意……随手改改,纯属娱乐,切勿当真.


<<<


“你在毕业的时候曾经对家族说过,尽管他们给了你卡塞尔学院挂名教授的头衔,但你也永远不可能带学生的,没想到现在居然愿意担任楚子航的指导教授。”曼施坦因问,“是因为他血统优秀么?”

“你应该知道我不是一个很在意血统的人,况且比血统的话他也未必有我强。”金发男人倚在名贵的红木靠椅上说,手指间夹着一根雪茄,“一定要找理由的话大概是因为我觉得他和我很像。”

“像?”曼施坦因露出匪夷所思的神情来,“哪里像?我怎么一点也看不出来。”

“这可不是单单指外表或者什么。”恺撒抖了抖雪茄,回忆起雨中楚子航孤寒的金色瞳孔,“再说他太倔强了,我无法拒绝也不能拒绝。”

曼施坦因摇头:“很难从你嘴里听到‘无法拒绝’这种话,在你还是学生的时候全校老师都觉得你是最倔强而且最目中无人的那个。”

“但事实就是这样的。楚子航是学院中很罕见的那种自己找到学院的混血种,而不是学院找到了他。当时我刚结束了家族在美国本土的一桩生意约谈,在施耐德问我可不可以顺便去芝加哥面试这样一个学生的时候,我几乎没怎么犹豫就答应了。”

“因为顺路?”

“不,是因为有趣。自从和平年代降临就很少有人主动找到学院,在没看他的履历之前我甚至以为他是东亚难民,受战争荼毒所以前来学院寻求庇护。但是在看过他的简历之后我发现并不是这样,他只是中国那边一个再普通不过的高中生,而且是一个前途无忧的优等生。所以我就愈发好奇他是出于什么目的才会选择放弃自己优渥的生活,转而找上一群亡命之徒。”

“……”曼施坦因默默地听他讲。恺撒手里的雪茄几乎已经要燃尽了,火红的光马上就要烧进指缝,但他依旧毫无所觉一般沉浸在自己的回忆里:

“理所当然的,我不相信他,所以我约他在一座铁道桥下见面,那里来往的人很少,如果他的表现可疑,我完全可以不被人察觉地制服甚至杀了他,我在大衣里裹了一柄伯莱塔手枪。那时漫天大雨,我看见那个男孩站在红绿灯下,提着他唯一的行李。我们隔着一条街对视,他清楚地知道我是谁但他并不靠近——我相信这个时候他和我都闻到了对方身上那种与自己类似的气息。我们就像两只独狼相遇,即便知道对方是同类,也绝不会凑在一起闻来闻去,而是隔着安全距离彼此审视。红绿灯变化了三个循环,我们之间没有说任何话。他的眼神倔强而孤独,我看得出他想走到我身边来,因为我就是他找了多年要找的人,但我只要不露出邀请的意思他就一步都不会迈出,所以最后我对他招了招手,问他要打伞么。”

“听起来像是两头捕食者看上了同一个猎物在对峙。”曼施坦因耸肩,“我还以为你不是那种会率先屈服的人。”

“一般来说的确不是,那天是唯一的例外。”恺撒淡淡道,“看着那样一个单薄又孤独最重要的是很合你胃口的男孩站在雨中,你没办法不心软。而且那时他给我的感觉是,要么杀了他,要么邀请他,我别无选择。他走过来以后对我说了声谢谢,然后我们就像什么都没有发生过一样一起坐上了回学校的飞机——当然在那之前我带他回家里的别墅吃了饭并且换了衣服。既然是我的学生,那么无论何时都必须是体体面面的出现在众人的瞩目之下。”

“听起来你真的很重视他。那我就更不明白你为什么要一个新生去执行这么危险的任务了。”

“因为我相信他,也相信我自己。”恺撒吐着烟圈说,“如果他连这种小事都会失败的话那么根本不配做我的学生。同理,正因为他是我的学生,所以只要有我在,就不要有人或者龙想着动他……哪怕最后堕落成死侍也只有我有权利亲手处决他,其他人想都不用想。”

男人把视线投向远方。


(完)


*原文:


【“格陵兰事件之后你那么多年都没有再带学生,可你还是担任了楚子航的指导教授。”曼施坦因问,“只是因为他血统优秀么?”

“不,是因为他太倔强。”施耐德回忆着雨中楚子航孤寒的金色瞳孔,“我无法拒绝。”

“怎样的倔强呢?”

“他是学院中很罕见的那种自己找到学院的混血种,而不是学院找到了他。我决定亲自去芝加哥面试他,但我对他还抱着怀疑,所以我约他在一座铁道桥下见面,那里来往的人很少,如果他的表现可疑,我可以不被人知地制服甚至杀了他,我在大衣里裹了一柄伯莱塔手枪。那时漫天大雨,我看见那个男孩站在红绿灯下,提着他唯一的行李。我们隔着一条街对视,他清楚地知道我是谁但他并不靠近,我们就像两只独狼相遇,绝不会凑在一起闻来闻去,而是隔着安全距离彼此审视。红绿灯变化了三个循环,我们之间没有说任何话。他的眼神倔强而孤独,我看得出他想走到我身边来,因为我就是他找了多年要找的人,但我只要不露出邀请的意思他就一步都不会迈出。”施耐德轻轻地叹了口气,“最后是我对他招手,我被一个男孩只用眼神逼到无路可退,那时给我的感觉是,我要么杀了他,要么邀请他,别无选择。”】

评论(11)
热度(175)

© 伐蝉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