伐蝉

狡兔十八坑,埋了就没了。

【恺楚】欧皇与非酋

其实我脑海中一直有一个这样的画面。欧皇楚和非酋恺之类的,趁着在火车上无所事事的功夫分享给大家。

起因是老路在玩一款抽卡游戏,某日闲来无事,对恺撒说:老大借我欧气,帮我抽个卡呗。

恺:什么是‘欧气’?

路:就是你是欧洲人,所以身上自带欧洲人的气场的意思。

结果十连抽完发现全R。老路疑惑:不对啊,老大你这么有钱,我还以为会很欧呢。难道是我这个号太非了?

不信之下他又去找了楚子航:师兄,来帮我抽个卡!

楚子航:抽卡?

虽然不明白这个游戏是干什么的,不过我们的感动世界好师兄还是依言在屏幕上点了一下。

路:……我靠!

十连2UR 3SR。

路明非大惊失色,不信邪地让楚子航又点了单抽。

第一次SR
第二次SR
第三次又来一张UR

路:师兄你是欧皇啊!师兄带我飞!师兄我爱你!
激动得当时就想抱住楚子航在他脸上mua一口。

当然他的这种做法是不可能实现的,毕竟有恺撒在。在路明非单方面打算和楚子航热情拥抱之前恺撒就看穿了他的意图,于是推着他的脑门把他推开了。

恺:不可能,楚子航居然比我厉害?你拿出来我要再抽一次。

路:没钻了……

恺:给你充。

路:好嘞!

与此同时楚子航依旧不明白这几张卡除了左上角的字母不同以外究竟有什么具体的区别。

第一次十连,全R。第二次终于出了一张SR,还是一张意义不大的收藏卡。一怒之下恺撒点了单抽,依然十次中九次都是R。

路明非不忍心再看了,就说老大算了吧,反正你也不玩游戏,无所谓的。

恺:当然有所谓,楚子航怎么能比我厉害?

路:不是厉不厉害的问题,是说老大你怎么能这么非?这游戏出率其实还蛮良心的。

楚子航听到这里终于有点明白是自己抽的卡比恺撒厉害的意思,冷静道:可能是因为现实中太有钱了。

同时平淡无奇地又戳了一发,用实力证明了师弟is right。

路:嗯?

楚:所以欧气都被吸走了。

路:噗(忍住不笑)

恺:(被补刀)楚子航你们中国有句俗语是不是叫“胳膊肘往外拐”?

老大你这话说的,折煞我也!老路抱着手机又开心又纠结:师兄你简直吊得不得了,但是你们连这个都要比的吗?这种东西可不是努力就能有进步的啊?!

恺:没关系,我有钱。

路:……一时间我居然找不到反驳的理由。

从那以后恺撒就发现路明非经常围着楚子航转。

比如下课的时候跑来串门:师兄帮我抽个卡!
周末的时候蹭楚子航自习:师兄带我飞!

恺撒忍无可忍:你干嘛成天往楚子航身边凑?

路:老大你不知道,我这是蹭师兄的欧气,你放心对他绝对没有非分之想。我保证你们谈恋爱的时候我就在旁边玩游戏当瞎子,绝对不碍事。

恺:原来欧气也能蹭?

楚:(内心突然有种不详的预感)

再之后全卡塞尔的学院都看到恺撒更加变本加厉地围着楚子航转。吃饭在一起,自习在一起,如果不是执行部有规定情侣不能一起执行任务那怕是出门都要在一起了。总之恺撒成天待楚子航身边对这个手机戳戳戳,简直快走火入魔了。

诺:楚子航终于要和他分手了吗?

路:不是……老大说他这是蹭欧气。

然并卵,就算成天抱着楚子航不撒手十连也依旧是R。这下轮到我们勤奋好学的楚会长忍无可忍了:你能别抽了么?

恺:不行。我新申请了个账号,这次我们光明正大地比一场。

楚:十一点半,该睡觉了。

恺:嗯……怎么睡?

楚:游戏卸了,一起睡。

恺:好。

于是第二天早上起床我们的大少爷在楚会长的脑门上神清气爽地亲了一口以后干脆果断地卸了游戏。

结论:真是一场美丽的意外。(no

评论(31)
热度(321)

© 伐蝉 | Powered by LOFTER